火熱的“環保心”何以欠下糊涂的“環保債”
發布時間:2019-03-26 瀏覽:1499

▲田桂榮指著墻上的宣傳圖片介紹自己的事跡(2018年12月26日攝)。

▲田桂榮為“掙錢搞環保”建的生態園(2018年12月26日攝)。

▲曾經的環保橫幅被掛在雞舍上做圍擋(2018年12月26日攝)。本組照片攝影記者韓朝陽

新華社北京3月22日電(記者李鈞德、韓朝陽、李文哲)3月22日,《新華每日電訊》刊載題為《火熱的“環保心”何以欠下糊涂的“環保債”——田桂榮“執迷”環保20年,掏空腰包還欠債85萬元,警示做公益也是門“技術活兒”》的報道。

20年前,河南省新鄉市個體工商戶田桂榮因自費20多萬元回收60多噸廢舊電池,引發社會對廢舊電池危害的關注,成為民間環保先行者和“環保明星”,并在新鄉市成立中國首個農民環保組織——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帶領環保志愿者,從事保護母親河(黃河)污染調查等環保公益活動。

如今,68歲的田桂榮病了,下肢靜脈血栓、糖尿病等多種疾病讓曾經意氣風發的“民間環保大使”身體佝僂,再也沒有了高舉奧運火炬奔跑的風采。

疾病摧殘著田桂榮的身體,債務卻要壓垮她的脊梁。沒有可靠經濟來源的田桂榮“拆東墻,補西墻”做了近20年公益環保活動,累計欠債85萬余元,雖然有著火熱的“環保心”,卻欠下巨額“糊涂賬”,這也反映出民間公益組織在理念、管理、財務上存在短板的“通病”。

環保先行者田桂榮發出SOS信號

記者在出租屋見到田桂榮時,她身穿青花色棉襖,暗紅色舊皮靴,坐在椅子上,腳踝處露出深紫色的毛線褲。屋里沒暖氣,她將雙手插在腋下,身體縮在一起,盡管精神不錯,但整個人很是瘦弱。

2018年是田桂榮最艱難的一年。銀行打電話催欠款,借錢給她的老志愿者要她還錢,她甚至因欠債被起訴至法院。“躲”在出租屋里,田桂榮不敢接陌生電話,怕催債。“一打電話就說要我還錢,我肯定還錢,就是暫時還不起。”田桂榮說。

“肯定還錢”是田桂榮不斷重復的話,“還不起”是她面臨的最大危機。

“執迷”環保20年,田桂榮缺錢總是從自己口袋掏,沒錢就向親朋好友借,再不然就找銀行貸款。20年下來,她掏空了自己的腰包,掏空了家里的積蓄,還欠下了一屁股債。田桂榮說,自己的兩張信用卡欠了近7萬塊錢,家人的4張信用卡欠了十多萬塊錢,建生態園欠老志愿者和親戚朋友30多萬元,這些是她欠債的大頭。

田桂榮曾想建生態園“掙錢搞環保”,但她沒想到2010年建起的生態園成為沉重的“包袱”。生態園面積最大時有近百畝,由于不會管理,最紅火的時候一年才掙1萬多塊錢,而田桂榮累計投入40多萬元,這些錢都是老志愿者們湊出來的。

2016年12月,在環保志愿者張潔的提議下,田桂榮和兒女算了一下欠賬數額,發現共欠下85萬余元的債務。“根本不知道她欠了這么多錢,原來以為可能只欠一二十萬。”田桂榮的兒子小范說,“我就不該給她信用卡,有時候她著急用錢,看起來都活不下去了,我就把信用卡給她,現在真后悔。”

面對債務,田桂榮總說“還錢不是個事”,但如何還債,她也沒譜。“生態園還有3000棵樹苗,能賣10萬塊錢左右,生態園旁邊的河堤要擴建,占地有補償。”田桂榮反復提及的經濟來源唯有這兩項。“補償還是沒影的事,楊樹現在根本賣不上價。”田桂榮的家人說,“現在生態園近30畝地,每年租金就得兩三萬塊錢,她連租金都交不起。”

2018年12月,一位銷售電動汽車的老板給了田桂榮1000塊錢,讓她調養身體,說以后要請她做形象代言,田桂榮高興壞了,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半個月后,急缺錢的田桂榮開口問該老板借1萬塊錢,卻以“工人發工資緊張”為由被婉拒,但她仍將之前的許諾當作“一個好消息”。

現在真正靠得住的是田桂榮的丈夫老范的工資,72歲的老范干一份看大門的工作,一個月掙1800塊錢,每一分錢都舍不得花,都給了田桂榮還賬。“老范是‘幕后英雄’,下輩子還找老范。”談起老范,要強的田桂榮難得顯露內心的柔軟。

2015年,田桂榮重病住院,她開始反思,為了還債,她試圖賣房子、賣火炬,當時家人極力反對。“說實話,農村的房子能賣多少錢?火炬更沒譜。”當時有家屬說了句不甚好聽的話,“你去世了,在哪辦喪事?”田桂榮由此打消了賣房的念頭。

如今,家人實在被“債務”壓得喘不過氣。“我媽總說‘天無絕人之路’,但路真的會被走絕的,我每天做夢都替她發愁。”小范說,“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有熱心人來幫忙把樹賣了,把房子賣了,把火炬賣了,只要能通過合法途徑還錢,賣一點是一點。”

火熱的“環保心”,糊涂的“環保賬”

站在生態園里,田桂榮用略顯拗口的普通話大聲念著活動板房上的標語:“環保事業是最無私的人所從事的最無私的事業,需要更多無私的人做出更多無私的奉獻。”田桂榮為大學生做過多場演講,“不管去哪演講,能叫學生哭,能叫學生笑。”對此,田桂榮頗為自得。

事實上,作為中國第一代“公益環保人”,自費20余萬元回收廢舊電池、帶領大學生沿黃河做水污染調查、開展各類環保宣傳活動……田桂榮的確影響過一批人,在社會上有著較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她說起一串人名,長垣縣保護瀕危鳥類的宋克明、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副會長吳勝、做環保做得“最優秀”的徒弟田靜……“我到新鄉的醫院、銀行,很多工作人員都說聽過我的演講。”田桂榮說,“我的事跡還被編入中小學生德育讀本。”

田桂榮一度獲得諸多榮譽,第二屆全國“母親河獎”、全國三八紅旗手、綠色中國年度人物、福特國際環保獎等等,2008年她還當過奧運火炬手,但光環之下卻是背負“巨債”的巨大反差。

小范說:“最初我媽回收廢電池,覺得是好事,當時家里做生意,有點積蓄,她愿意做就做,大不了把家里的積蓄花光,沒想到她越陷越深。”

光環也曾給田桂榮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得過保護母親河獎2萬塊錢,阿拉善生態基金會給過2萬塊錢。”田桂榮已記不清獎勵或捐助明細,“大概有10多萬塊錢。”

田桂榮說:“有一位教授評價我,說我起了一個杠桿作用,撬動了民間環保事業。”她夸自己“最優秀”的徒弟田靜是公益環保圈的“王”,但覺得“我比田靜干得更多”。

“田大媽說話比較夸張。”2013年入行的田靜在北京一家公益環保機構工作,“2013年我加入田大媽的環保志愿者隊伍時,她的經濟狀況就不好,靠借貸維持。她不會管理,很多人都勸過她,說她年紀大了,別再待在環保一線,她不愿意承認或聽不進去。”

田桂榮總“沖”在公益環保第一線,但因管理和理念的欠缺,積累了一摞糊涂的“環保賬”。85萬余元的債務已無法理清明細,田桂榮只是肯定大部分用于做環保和建生態園。提議清算賬目的張潔說:“賬本我看過,只有人名、欠債金額以及借款時間,至于用途,我也不清楚。”當時動手算賬的小范說:“有90%左右用在環保和生態園上,用于看病或還債的只占很少一部分。”

處境窘迫的田桂榮似乎有點盲目樂觀,“我相信欠的窟窿一定能補上。”小范覺得家里處境艱難,“那不是一兩萬塊錢,我們經常為還錢的事吵架。”被逼到氣頭上,小范甚至有斷絕母子關系的沖動。

田桂榮身上暴露的問題本應有一道監管防線。2015年之前,田桂榮曾是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會長,其業務主管部門新鄉市生態環境局(原新鄉市環保局)每年要對業務和財務進行年審。但在財務上,田桂榮說協會的賬上基本沒錢,“都是自己往里墊錢,讓審核通過。”

新鄉市生態環境局(原新鄉市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說:“年審僅僅是走一道程序。”至于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究竟該怎么管,該負責人也說不清楚。新鄉市生態環境局(原新鄉市環保局)副局長唐金江解釋,局里現在只有38個在編人員,環保工作壓力很大,對志愿者組織的管理確實跟不上。

2015年當選為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會長的王軍說,協會注冊、存續都需要有一定資金,但我接手的時候賬上一分錢都沒有,也是自己墊一點錢,讓賬戶上看起來有點錢,但那是我個人的錢。

當地政府和一些公益組織也曾對田桂榮伸出援手,幫她賣樹苗、眾籌醫療費,但田桂榮糊涂的“環保賬”至今算不清,也還不上。

把脈環保“病人”,看似“糊涂”實為“通病”

“以前我們協會的官網叫‘田桂榮環保網’,上面都是她的頭像,我把網站完全改版,這個是大家的平臺。”王軍和田桂榮理念不同,“我覺得做環保要量力而行,她走向極端了,最后陷在里邊出不來了。”

沒人否認田桂榮對環保的熱情和投入,盡管不認同田桂榮的做法,王軍仍肯定田桂榮的付出。“在公益環保上,她確實干得好,干了很多事,獲得很多榮譽,我沒法跟她比。”王軍說,“我覺得不同時代對環保組織和志愿者有不同的要求,她需要轉型。”

實際上,田桂榮的“粉絲”和徒弟已經開始了新的選擇。

吳勝是田桂榮的第一批環保宣傳對象,也是田桂榮的“粉絲”,他還是新鄉市環境保護志愿者協會副會長。“背景不一樣,20年前很少有人意識到環保重要,需要田大媽這樣的人站出來。”吳勝說,“現在環保理念深入人心,作為志愿者,要身體力行,帶動大家自覺環保,公益不是轟轟烈烈,而是點點滴滴。”

談及田桂榮的債務,吳勝說:“不是因為做環保就窘迫,干啥事都要有團隊精神,渾身是鐵能打幾根釘,田大媽缺一個‘管家’,她做精神導師可以,但理念和管理上還是落后了。”

“我覺得必須有資金保障才能做公益,像田大媽這樣憑自己的熱情,從家里拿錢做環保,如果是我,我做不出來,這也不是一種專業和長久的做事方式,自己和周邊的人都會很痛苦。”田靜說。

田桂榮說自己搞環保調查就像做“特務”一樣,“偷偷摸摸”的,但田靜和吳勝已利用各種渠道和職能部門、調查對象協商溝通。田靜說:“社會大環境不一樣,我們和職能部門的目標是一致的,以前有刻板印象,覺得環保組織就是給環保部門‘找麻煩’,現在職能部門能理解我們。”

田桂榮曾是新鄉市,乃至中國公益環保的一面旗幟,至今當地環保部門仍舊認可田桂榮等環保志愿者為環保事業做出的貢獻。新鄉市生態環境局(原新鄉市環保局)副局長唐金江表示,希望環保組織能發揮“橋梁”作用,利用凝聚的社會資源,發現問題后及時跟環保部門溝通,也把先進的環保理念和技術傳導給公眾和企業。

“她這一代民間環保人已經完成了使命。”田靜說。實際上,2015年生病后,田桂榮已經在家人的勸說下逐漸淡出“環保圈”,68歲的老人確實有些跟不上飛速發展的時代,她還擁有對環保的熱情,但也背負了沉重的“環保債”。

田桂榮仍堅持“以后有錢了,我要繼續做環保”,小范卻希望母親的經歷能夠警醒他人,做公益一定要“順其自然,量力而行”。

田桂榮管理中暴露出的問題看似“糊涂”,實為公益組織容易犯的“通病”。“田桂榮本人沒有管理公益組織的經驗,也沒有使用專業的人才,她憑著一腔熱血做好事,這樣走不遠,她現在的窘迫就是走不遠的表現。”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說,田桂榮在理念、管理、財務上存在的問題并非個例,公益組織也需要戰略、管理、募資,這些都需要有監管、專業化。

田桂榮曾想建一個生態農莊,老范當“村支書”,自己當“村長”,過上安靜的生活,但這似乎成了一個遙不可及的“夢”。在生態園的板房內,記錄田桂榮事跡和榮譽的展板掛滿了墻壁,但寂寥的生態園里回蕩的也只有她朗讀標語的聲音:“環保事業是最無私的人所從事的最無私的事業……”

亟待關注的社會公益組織和“領路人”

目前,全國社會組織的登記數量超過81.6萬個。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院長、社會組織與社會治理研究所所長王名認為,社會組織近10年來蓬勃發展,在數量規模、資源量級、志愿參與、制度建設等方面都實現了歷史性跨越,社會組織參與公共服務、社會治理的廣度和深度都有了重大進展。

不過,社會組織的規范監管和能力建設卻面臨嚴峻挑戰。田桂榮的“徒弟”吳勝說,田大媽是“環保斗士”,憑自己的力量,按自己的思路“沖鋒陷陣”,不過,現在需要的是“環保衛士”,按科學的理念和方法做環保。

田桂榮在理念、管理、財務等方面暴露出的問題,實際上也是公益組織容易犯的“通病”。2017年,刷爆朋友圈的“一元購畫”“同一天生日”被質疑存在虛假信息;2018年,公益項目黑土麥田及其聯合發起人秦玥飛被質疑在項目業績、管理、財務、個人作風等方面存在問題。

對此,公眾環境研究中心(社會組織)主任馬軍認為,監督和規范必不可少,“公益組織需要構建一套規范機制,要有內部規范,也要有外部監督。”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認為,政府部門的當務之急是加強對公益組織的指導和監管。“主要是指導不足,培訓和服務不夠。”王振耀說,政府要引導公益組織搭建專業平臺,完善治理機制,鼓勵公益組織聯合起來建立標準,提升其專業能力。

王名認為,當前社會組織暴露出的“通病”說明其面臨的主要問題已發生變化。以前,社會組織面臨的主要問題是制度約束和資源約束,近年來,政策法規逐步完善,政府對社會組織支持的格局基本形成,社會捐贈已形成規模,政府購買服務的資金投入也越來越大。但是,社會組織,尤其是公益組織面臨的最大挑戰是能力專有性不足。

“田桂榮的事情是典型案例,公益組織最大的問題就是憑著一股熱情做好事,不注意自身的專業化。”王振耀說,“公益組織要通過自己的專業化,獲得社會的理解和支持。”

田桂榮的“徒弟”田靜稱自己為公益環保從業者。“田大媽將環保志愿者這個角色道德化了,它其實跟其他行業一樣,也需要職業化、專業化,也需要資金支持。”田靜說,“向職業化、專業化發展,公益環保才能走得更遠。”

王名解釋,一般而言,社會組織的能力專有性較高,其在特定領域的專業化程度就高,競爭力就強,政府才愿意與其開展合作,其在特定領域就能實現深耕,團隊的專業能力就能穩步提高。

為促進社會組織的專業化,王名說,一是要從體制和政策上加大對公益組織的支持力度,把培育公益組織的能力專有性作為推進社會組織深化改革的重要政策目標;二是建立教育培訓及人才培養體系;三是改進社會組織的考核評估機制,建立和完善基于能力專有性的評估體系。

馬軍對此表示認同,“很多公益組織憑借公益捐助和志愿精神提供社會服務,但是因為資源和能力所限,服務質量一般,難以通過服務獲得收入。在公益籌款比較艱難的情況下,很多公益組織只能‘捉襟見肘’做公益,其服務質量難以提升,形不成良性循環。”

公益組織發展的核心在人才。“公益組織在招收專業人才上處于弱勢,很多人不理解社會組織的發展前景,甚至不認同這是一個職業。”馬軍說,解決這個問題,需改善社會組織的整體生態,既要讓公眾認識到社會組織在社會治理中的作用,也需要政府部門加大對社會組織的支持力度,同時,社會組織要提升自身的管理、服務水平。

臺灣輔仁大學社會工作碩士徐博聞畢業后于2010年進入公益行業,他說:“很多人對公益組織的印象要么是很慘,要么是很壞,但我相信越來越多專業的人帶頭干專業的事,公益組織會取得好的發展。”

社會公益組織是社會發展進程中的必要補充,但面對理念、財務、管理、人才等方面存在的問題,面對公眾對公益組織的不解和質疑,面對專業化不足的缺陷,公益組織的發展依舊“任重道遠”。


先锋影音资源网每日资源站,欧美俄罗斯40老熟妇,黑人巨大两根一起挤进,欧美国产国产综合视频 网站地图